首页 >  回忆追思
东生,西落(东走)
发布时间:2016-11-16  
 

  从严先生的吊唁厅出来的时候,想起,该写点东西。 

  我不知道严先生的名讳东生是否取自日出之意,可观其一生,却极似这一日的斗转星移,沧桑变化。 

  日头还未上来的时候,苍穹漆黑一片,挂着的几颗明星亦无法给予大地普照的光芒 

  渐渐的 

  天际线开始出现一丝亮光 

  淡淡的 

  弥漫开去,染白了整个天空 

  然而,大地上的三五岔路,房宇楼盘,仍未显示出该有的模样 

  但,人们知道,曙光,已在不久处 

    

  视线中开始出现一缕金光 

  在山的那边,海的那边,日头才露尖尖角 

  他升的缓慢,艰难 

  好似在看不见的地方,有一双无形的手在拉扯着 

  但是 

  他升的坚定,无畏 

  好似嫩芽般破土而出 

  终的,他完全绽放了身躯 

  这亮着的火红,是在看不见的地方,战斗的印迹 

  而此时,他却用这火红,点起整个大地 

  黑暗,已藏匿到不知何处 

    

  道路已明了,棱角已清晰 

  日头,却似乎不满足 

  开始迸发着璀璨 

  这是温度,这是生命的源泉 

  植物奋力汲取着,又吞吐着 

  这是亮光,这是探索的指明灯 

  璧玉接纳着,倒映着,反射着 

    

  可是,不远的地方,大片大片的云层,转瞬即到 

  日头没有隐其锋芒,仍将渐渐消逝的光洒向大地 

  是的,云层总会过去 

  可,日头总会在的 

  他,仍将继续着自己的旅途 

  在天空留下一道完美的弧线 

    

  及至午后 

  日头并未消瘦 

  反之,这是他一生中最好的时光 

  他跳跃着 

  在窗格上,在叶梢上,在沙砾上 

  他奔腾着 

  在笑容间,在手指间,在田野间 

  没有疲倦,没有怨悔 

  不求赞赏,不求感恩 

  甚至不求,你识他 

    

  云,卷了舒了 

  花,开了谢了 

  风,来了走了 

  日头,却还,挂着,亮着,照着 

    

  行百里者,半九十 

  日暮将至 

  看着那些归家的人 

  日头还不愿停歇 

  行人踏着余晖,迈向 

  远方的尽头刚亮着的几盏阑珊的灯火 

    

  缓缓的,缓缓的 

  日头开始消逝 

  他,把一生给了大地人间 

  他,也要回家了 

  那里有他要赴的约 

  和,最爱的人 

    

  日头,总是,东生,西落 

    

  轻轻的,他走了 

  正如,他轻轻的来 

  他挥一挥衣袖 

  留下的,都是云彩 

    

 
 
【打印本页】【关闭本页】
版权所有 中国科学院上海硅酸盐研究所 沪ICP备05005480号
地址:上海市长宁区定西路1295号 电话:86-21-52412990 传真:86-21-52413903 邮政编码:2000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