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回忆追思
秋窗纪事 ——纪念严东生先生(孙振杰)
发布时间:2016-11-16  
 

  一阵秋雨一阵凉。尽管城市的季节向来比田野来的更晚一些,但是经过三天风雨的浇洗,中秋过后的上海终于有了凉凉秋意。住在城市的人,尤其是南方沿海地带的人,在日复一日繁忙的学习工作中,很难感受到季节细微的转换。有些事情并不是很难引人注意,而是我们往往会刻意进行了忽视。就像这秋天一样,忽然就来了;也像一些人一样,忽然就离去了。 

  说来惭愧,就像我从未注意过田野的第一缕秋风,城市的第一片落叶一样,我并未与严东生先生有过相识。而刚接到严东生先生去世的消息时,我也是仅仅感到惋惜,随后还有一丝的诧异。惋惜的是一位老人家的离去,诧异的是所里前所未有的关注。也许是日复一日平凡的生活造就了我的波澜不惊,或者说是麻木。也仅仅是这份诧异,让我有幸查看了一些严东生先生的资料。就像森林里的雏鸟第一次飞到天空,认识到森林的壮阔一样。当我看过先生的生平事迹,一座高山就这样矗立在我的面前,雄伟壮丽,令人仰止。严东生先生作为一名中国共产党员,也作为一位中国科学院与中国工程院的“两院院士”,他将自己的一生都奉献给了科学与他深爱的祖国。百载岁月,是无冬无夏的工作;百载岁月,是无怨无悔的付出;百载岁月,是无声无息的收获。“人固有一死,或重于泰山,或轻于鸿毛。”无疑,严东生先生是重于泰山的。 

  自古文人墨士都有悲秋情怀,忽然转凉的天气总是很容易引发我们内心深处隐藏着的悲苦。因此有秋至勿别离,别离人易苦之说。然而秋季也确实十分适合用来思念。我向来以为,一个人如果能够在秋天安然的离去是非常幸运的。因为这里有收获的土地可以沉睡,有丰收的原野可以安眠。而严东生先生就是这样一位幸运的老人,他在一个秋天的清晨安然的离去。桃李蹊上,有洒脱的风与落叶相送,有厚实的雨与果实相伴,先生走向了自己的世外桃源。先生在辛苦了将近一个世纪后,终于得到了休息。“有的人活着,他已经死了;有的人死了,他还活着。”先生会一直活在我们心中,值得我们用整个秋天来纪念。 

  “高山仰止,景行行止。虽不能至,然心向往之。”虽然我只是万千学子中的一员,资质愚钝,也许穷极一生也达不到先生的高度。但是我会以先生严谨的态度与奉献的精神为旗帜,身体力行,努力在巨人的肩膀上攀登属于自己的最高峰。道之所在,虽千万人吾往矣。虽不能至,吾亦行之! 

  最后谨以此文祝福先生,一路走好!

 
 
【打印本页】【关闭本页】
版权所有 中国科学院上海硅酸盐研究所 沪ICP备05005480号
地址:上海市长宁区定西路1295号 电话:86-21-52412990 传真:86-21-52413903 邮政编码:2000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