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回忆追思
我们当如何向前?(林文娇)
发布时间:2016-11-16  
 

  918日上午,我得知严东生先生逝世的消息。作为一个刚进所的学生,我并没能见过严先生,但知道是他投注毕生精力带动我国无机材料、带动硅酸盐所得发展,他是咱们硅酸盐所的创始人,是我们所众多导师的导师。 

  第二天,我去现场参加协助严先生的吊唁活动。我在岗接待的第一个是位白发苍苍的老人,他说自己是严先生儿子的好友,然后他缓缓走进吊唁堂,听到司仪说向严东生先生三鞠躬时,我突然感觉自己胸口不知被什么东西堵着,眼眶在发热。缓缓鞠躬,献花,静静地看关于严先生生前事迹的视频,再仔仔细细将堂上所有的挽联看完。老人没有再说什么,每个步伐都那么慢,仿佛害怕漏掉任何一点东西。 

  瞬时间,心底最柔软的地方被触动。当一位白发苍苍的老人向自己的长着告别,这是怎样一种心境。生命太过脆弱,我们还有太多无奈,纵使严先生这般科研巨星也无法逃离生死。然而几十年的沧海沉浮,或许于他们对这些早已坦然,更多的是安静地作别,安静地接过逝者的接力棒,这便是最好的缅怀。 

  生命之上,更重要的是信仰。或许于严先生而言,他的信仰便是急国家之需。严先生的一生,都是为了国家、为了科技而奉献。严先生的伟大,更在于他毕生对于这种信仰的坚持。看前来吊唁的各界人士,除去我所师生,还有社会、企业、其他院校、所系等各方代表,无一不受严先生的教导与影响。而这些人又将在各行各业服务,影响着一代又一代的人。 

  看着这些,我陷入思考,我,应当如何度过我的一生?或许我不能像严先生这般居功至伟,影响深远,但我也不愿让自己毫无价值。至少,它不应该是简单的生存过。无论一个人在追求什么,这一路,定有困难,也必时有茫然时有彷徨,然而,当年老时回望自己的一生,我希望我也能像严先生一般,曾一往无前,为自己的热爱与信仰而奋斗。 

  当一个生命离去,我们应当如何面对?以悲伤,以沉默。逝者已矣,悲伤和惋惜却不能轻易由理智克制。巨星陨落,我们又当如何向前?或者,逝者更希望生者传承精神,完成未尽的事业。 

 
 
【打印本页】【关闭本页】
版权所有 中国科学院上海硅酸盐研究所 沪ICP备05005480号
地址:上海市长宁区定西路1295号 电话:86-21-52412990 传真:86-21-52413903 邮政编码:200050